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楚門世界”無處不在,我們可能被異化的 23 個證據 | 100 個生活大問題

娛樂

“楚門世界”無處不在,我們可能被異化的 23 個證據 | 100 個生活大問題

王朝靖2019-10-01 08:14:36

广岛三箭是强队吗 www.ncfqoy.com.cn 世界總會在某個瞬間露出馬腳。

人對「不能做自己」有著漫長的恐懼史。

270 多年前,盧梭在《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里指出人的異化處境:人類脫離自己原有的天性,在社會的形成過程中逐漸扭曲變形,原本平等的人類動物界,因為私有制的產生而逐漸充斥著不平等和壓迫。因為技術的發展,人得以過上舒適的生活,而人一旦習慣了一種舒適,就再也不覺得它有多舒適了,相反沒有它就會覺得難受。于是,人類無止境地追求更好的享受開始了,人也在這種追求中,從自然動物被「異化」成「啥都要拿來比較」的文明人。

后來黑格爾和馬克思把「異化」的概念發揚光大,人的異化逐漸變成這樣一種狀態:原本人類發明了各種制度、工具、準則,但在使用的過程中,人逐漸背離了自身的目的,開始改變自己去服務那些制度和工具。而那些工具,則反客為主開始控制人類:

原本「考試」(客體)是為了檢測「知識」(主體)掌握情況,后來人為了考試而去鉆研如何考試。

原本「錢」是為了「物品」的流通和交換,后來人不惜消耗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去賺取更多的錢,再把賺到的錢作為數字(可能到死都)囤在賬戶里。

原本「道德」是為了讓「人」在公共領域里變得更向好,后來道德變成網絡權利,人為了“維護道德”肆意辱罵和羞辱別人。

原本「知識」是為了讓人更清楚地了解世界,用知識來更好地指導生活,知識付費下的如今,人們僅僅為了有“獲取知識感”而“獲取”知識。

原本「時鐘」是為了讓人更好的掌控時間,如今人們強迫自己遵守很多違反自然法則被時鐘奴役(比如沒有任何事需要處理仍然得等到下班時間的打卡,比如為了即時回復老板和甲方 24 小時微信待命就算凌晨也不耽擱)。

……

異化代表一個人面對他人和外界時的一種「無力感」和「無歸屬感」,一個異化的人沒法積極地去影響世界,而是作為一個被動受到外界影響的客體。放在如今自稱“韭菜、肥宅、咸魚”的當代 996 年輕人身上,可以說異化感強烈了。

在社會生產力早已經遠遠足夠保證人類吃喝拉撒的生存需求后,原本人類勞動是為了創造價值,獲得快樂,如今沒有多少年輕人覺得勞動是快樂的。原本工作是為了更好的生活,如今工作本身僅僅成為生活的手段。每天的 8 個小時都粘在一個 1mX1m 的狹小工位上,大多數時間里一只手粘在鍵盤上,另一只手粘在手機上,整個思維都在工作報告和 todolist 上來回滾動,直到當天的工時耗盡。年輕人工作是為了未來可以不工作,不工作的周末和假期也僅僅作為進入下一周工作的充電階段,人在工作中成為耗材。就像馬爾庫塞講的:“人們并不是在過自己的生活,而是在履行某種事先確認的功能…占據極大部分個體生活時間的勞動時間是痛苦的時間,因為異化勞動毫無滿足感,是對快樂原則的否定…個體絕大部分時間從事著同自己的機能和需要根本不協調的活動?!?/p>

每個時代的人都需要一個出口來為糟糕的生活做出解釋,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美國知識分子間就已經很流行用「異化」來批判社會,勞動帶來的異化、消費帶來的異化、技術帶來的異化。即便到了現在,稍微盤點一下我們身邊那些異化都會讓人產生無盡的脫力感:

讓·鮑德里亞在《消費社會》里系統地描繪了一個全面商品化的世界。在以女性為主要消費主體的如今,女性看似有諸多選擇,選擇愛馬仕包、選擇斬男色口紅、選擇山本耀司裙褲,選擇加 pro 后綴的蘋果大手機,但是不能選擇「過氣的」奶奶輩碎花裙,不能選擇不選擇手機,不能選擇不選擇護膚品。如今“女人之所以進行自我消費是因為她跟自己的關系是由符號和表達維持的……女人對自己的眼光,對自己的皮膚都沒有自信,屬于她自己的東西絲毫不能給她帶來自信”。在商業社會里,人對物品的需求不是對物品本身的需求,而是對差異的需求。在以往,人和人建立關系能讓整體變得更加豐富,而現在,每個社會關系都在增添個體的不足,因為任何擁有的東西都在跟別人的比較里被相對化了,不是你的耳機更貴就是他的鞋更限量款,不是你看的書更有深度就是他的追偶像更酷更小眾。這也導致了,在無處沒有鄙視鏈的社交網絡里,每個「被異化」的個人,都在變成變成反對自己的人,我這鼻子不好看得修,我這衣服過時了得換,我這肉太松了得辦卡練練,我這頭發太少了得植。于是所有人都永遠處于面向未來的“自我提升”中,當下永遠不夠好,當下永遠準備迭代升級、永遠充滿焦慮。而這種升級,幾乎又特指消費升級。追求苗條/肌肉/健康無非是一種特定的消費觀,當代的審美也更多的是基于消費的審美,穿什么衣服、買什么書、用什么眼影、噴什么香水。社交網絡上的獨立女性,翻譯過來就是有消費能力的女性,所謂的女子力,也差不多就等同于買買買的能力。在這點上,廣告和消費溫和又隱蔽地壓制了「自我」,「我」在其中不斷地被商家制造出新的需求,再不斷地被滿足,在自由選擇的假象里,永遠處于被滿足的前置狀態。結果就是,社會整體變得更好了,東西變得更精美更有格調更有內涵,但是人越來越能感受到自己的「不足」,大多數的「普通人」不是作為主體去參與其中,而是作為被動接受的客體,被時代(無數改變世界的明星企業家的新聞、社交網絡的精致生活)裹挾著滾滾向前。

居伊·德波在《景觀社會》里認為,以視覺生活為主導的景觀社會會妨礙人們去認識這個世界帶來的苦難,一切都像一部供人消遣的電視劇。對苦難的忽視和娛樂化,又會進一步阻止人們去嚴肅思考改進社會的任何可能,麻木不仁又樂此不疲,景觀讓真實世界和影像分離,人們總是注視著下一步會發生什么但從來不行動,所有人都成為觀眾。而觀眾的異化在于,他對從社交網絡里的表演期待得越多,他生活得就越少,他對整個社會環境提供的影像認同得越多,他對自己的生活和真實欲望就理解得越少。在某種程度上,視覺化的環境塑造了虛假個性,而把真正的主體性交給了技術、社區法規和營銷廣告。

尼爾·波茲曼則擔憂對技術的過度依賴會導致人的異化。他認為“技術造就的文化將是沒有道德根基的文化,它將瓦解人的精神活動和社會關系,于是人生價值將不復存在?!比緗裎頤巧鈐諞桓霰患際醢У氖瀾?,技術幾乎霸占了人和人之間交流的媒介。人和人不再直接接觸:說話通過通訊設備,向店家買東西通過網購,幫助別人通過網絡捐款。起初是人掌握技術,人使用工具來實現目的,如今技術開始為人下定義,人被點贊量、粉絲數、留言量來指導行為,被動地觀看數量龐大的「跟自己沒關系,看了也不會做什么行動,不看也不會造成任何影響」的信息。在技術的裹挾下,人不可避免地成為「用戶」,只能照著別人定下的平臺規則來行動。

而這種技術帶來的異化又是無解的。哈貝馬斯認為,人要成為自主的人、要決定自己的生活,在「技術」上是不可能的。因為技術擔負著擴大舒適生活和提高勞動生產率的功能,這種功能的完成勢必導致人對技術設備的屈從。

這些異化的處境很容易讓人想到一切都被安排好了的「楚門的世界」:你的一舉一動看似都是自由的選擇,但其實你的生活被自上而下地腳本化了,你周圍的每一個人都被動地在某種程度上成為演員,扮演一個符號,一個標簽,一段流量,一個商品,一個社會代碼編程的 NPC。為了證明我們其實就是生活在楚門的世界里,我們找了 23 個證據。

(我們無意于陰謀化一切,僅僅想通過一些「楚門化」的現象,溫柔地提醒大家對我們身處的世界保持一種警覺。)

人人都是演員:原本身份是用來描述人的,如今身份成為人的行為指導,人人都在表演身份

1.現實世界里醫生是那種能治病救人的人,在這里,能夠熟練背誦“上火、抑郁癥、你這個病很嚴重”臺詞的,就是醫生。

2.在社交網絡這個世界里,所有的程序員都是穿格子衫沖鋒衣禿頭直男,并狂熱地愛著機械鍵盤。

3.大概是由于演員人手不夠的緣故,所以看起來所有的偶像都長著同一張臉。

4.除了角色,人和人之間沒有區別。渣男=渣男,優衣庫男=優衣庫男,咪蒙粉絲=咪蒙粉絲,抖音用戶=抖音用戶,三和大神=三和大神。

5.所有人都在扮演你的老師。

6.在你的角色里,當大家給你唱生日歌,你必須老老實實地坐著擺出一副開心的樣子。

你出不去:你被包裹在這樣一個世界里,這里的一切都是有人安排好了的

7.“我們要供房,我們要供車,怎么丟得下?”怎么去斐濟。

8.接到陌生電話,對方一字不差地報出你的名字。

9.新裝了 ?5 ?個應用軟件,每個 ?app ?都猜得出你喜歡啥,和你可能認識誰。

11.剛跟朋友聊天聊了發際線困擾,打開社交網絡就迎面推送來植發廣告。

12.網絡世界,表達即表演,但不表達他們就不存在了。

13. 社會由科技和商業推進,但很顯然,你在的這個世界是由名詞和動詞推進的,這些名詞和動詞主要由他們來寫。

14.你不知道他們是誰,但他們永遠知道你是誰。

15.根據相關法律法規,不跟人比就活不下去。

世界在這瞬間露出馬腳:生活中時不時會出現很多反自然的 bug

16.USB 接口第一次一定無法插入,把接口旋轉 180 度后仍然無法插入,再旋轉 180 度又可以插入了。

17.當你上班堵車,經過一個點后突然就不堵了,前幾分鐘明明密密麻麻都是車流,過了這個點就全消失不見。因為前面的貼片動畫還沒加載好,導演需要一場堵車作為過場動畫。

18.導演經?;嵐涯閂牡貌緩玫鈉渭艫?,這就是為什么你拿起手機點開屏幕的時候,常?;嵬蝗煌俗約耗檬只且鍪裁戳?。

19.突然之間你覺得這個場景曾經經歷過,但無論如何想不起更多線索,仿佛是技術在格式化你的存檔劇情時沒清除干凈。

20.當你認識了一個新名詞,接下來的幾天里,這個詞一定會重復出現,仿佛劇組剛過完購物節添加了新道具。

21.你總能看到兩個完全沒關系的人長得一模一樣。當然,他們不會向你承認字自己是一人扮演多角。

整個演出最終都是為了賣廣告:人和物品一樣都成為商品

22.街上有隨處可見穿著巨大 logo 衣服的人,作為人形移動廣告奔走相告。

23.你的注意力是他們要賣的商品,你看什么他們就賣什么。


題圖、插圖來自:林小妖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